德语学习中

  Klemens度过了不那么愉快的一天,早上去店里取订做的袖扣,发现有色差,于是加了些钱重新订了一对(“这样晚上去见Daiva就只能戴那对旧的,该死!”)。


  之后赶去见叔叔,以为他会给自己一点新活儿,结果只是聊了些废话。回家的路上Klemens一直在回味那些废话,忽然明白最近一直接不到新活儿的原因——没人可以清理了。Klemens就像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的手枪,带在身上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傻瓜才会原地等死,Klemens觉得叔叔可能会把他打发到法国,但他还不如自己想办法先去,可是路费、路费从哪里搞呢?


  “Klei?”  Daiva翻了个身,用整张脸望着沉思中的Klemens,见他没反应就又叫了一声。


  “说吧,我听着呢。”


  “我要结婚了。”


  “哈哈——”


  “你别笑,我是说真的。”


  “我不是在笑这个,我只是笑你很会挑讲这事的时间。”


  “因为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婚礼这周六就要举行。”


  “这么赶?去哪里?”


  “嗯,反正不知道哪天就会突然死掉,还不如赶紧结婚。”


  “你想太多了,Daiva,连我都不在乎这些。”


  “因为那是你……”Daiva戳了戳Klemens的脸:“具体的地址我一会儿写给你,在法国南部。”


  “法国?你要嫁给法国佬?!” Klemens撑着胳膊肘挣扎着坐了起来:“我的情绪才刚好了一点,全被你给毁了。”


  “不是随便哪个法国佬,是Claude, 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一大群人一起吃过饭。”


  “Claude Longueville, 记得,他还送了我一本《罪与罚》,虽然我没读完……” 说到《罪与罚》,Klemens的脑中闪过一把斧头。


  对啊,斧头。也不是一定非要用枪。


评论
热度(2)

© 倒叙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