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学习中

说起来薯条,之前听一个我比较喜欢的广播叫planet money, 外派记者有讲道中国有很多外卖小哥,我还以为他们接下来要讨论外卖问题,结果主持人画风一转突然说:“这样的话薯条要变得不好吃了!因为薯条最佳食用期限是十分钟之内,如果将来顾客因为薯条不好吃而点两个汉堡而不是一个汉堡一包薯条的话,将会对薯条业造成巨大影响,如何能够延长薯条的食用时间呢?”…………

也别忘了老福特啊!毕竟微博有三次认识人所以只能转点沙雕图😂

!!!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巨美巨知性的意大利女作家Cristina Campo(笔名),等我下班回家好好舔舔_(:з」∠)_

  Klemens度过了不那么愉快的一天,早上去店里取订做的袖扣,发现有色差,于是加了些钱重新订了一对(“这样晚上去见Daiva就只能戴那对旧的,该死!”)。


  之后赶去见叔叔,以为他会给自己一点新活儿,结果只是聊了些废话。回家的路上Klemens一直在回味那些废话,忽然明白最近一直接不到新活儿的原因——没人可以清理了。Klemens就像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的手枪,带在身上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傻瓜才会原地等死,Klemens觉得叔叔可能会把他打发到法国,但他还不如自己想办法先去,可是路费、路费从哪里搞呢?


  “Klei?”  Daiva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法国人也会写错变位我平衡了😂😂😂

  *还是硬邹出来一个人设。


  Dr.Glyn,格林博士,格林先生,格林,格林宝贝,格林小甜甜……随便怎么叫都行,好脾气的对方都会答应的,只是取决于脸会不会红。被Fiah姐形容为“表情总是像刚睡醒的婴儿”,实际年龄不明,心理年龄恐怕只有9岁。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从小就表现出超人的智商,但由于身体比较孱弱,父母就把他接回家里自己教育了。


  他所生活的时代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对于伦理的探讨又出现了变革,基因改造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Glyn掌握着最尖端的技术,接受者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Fiah姐是最早接受改造的人,后来成了...

看到一款很猛的葡萄酒,因为酒庄的四十公顷葡萄园在某个十三号星期五被暴风雨毁于一旦,那年产的酒就叫“十三号星期五”,酒标是一个巨大的波塞冬在叉地……😂

有很多生活中受到伤害的女人都跑去找一个科学家请求他来给自己做身体改造。不是整容,是类似把动物基因与人类基因融合使之拥有超能力这样。比如科学家的助手就是一个经过改造之后可以潜入深海的女人,之前受到家暴所以希望变得强大,能够彻底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我”是因为喜欢这个科学家,主动找到他请他为自己做身体改造,但由于感觉自己被当作试验品对待而难过,就逃跑了……“我”对于科学家的爱是扭曲的,既希望自己被当作试验品,又希望科学家爱“我”。而科学家在触碰“我”时所表现出的种种避嫌的行为,似乎也是在困惑于该不该把“我”当作女人。

* 这首诗是里尔克的《杜伊诺哀歌》的第一首(依旧施工中),我把原诗和其他四个翻译版本:中文、英文、法文和谷哥(?)对比了一下,还挺有趣的。


Duineser Elegien

《杜伊诺哀歌》 林克译

Duino Elegies  Stephen Mitchell译

Élégies de Duino  Rainer Biemel译

杜纳塞·埃莱吉安 谷哥译


Die Erste Elegie

哀歌之一

The First Elegy

La Première Elé...

Klemens虽然念书的脑子没有,赚钱的脑子倒是有那么一点点。毕竟他平时不喜欢穿军服,时髦的便服就是一笔不少的开销了。他来钱的途径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帮兄弟们画像,明信片大小的纸,方便随时携带,类型不限:家人、爱人、家乡的风景还有摩登女郎等等……另外一个途径就只有他和他的叔叔知道了,那就是帮他叔叔清理掉一些不需要的人。这通常要等到他们晚间陪妻女去看戏归来的路上,那个时候守卫比较松懈,毕竟没人希望私人时间被公事搅扰。Klemens可以扮成一个普通的过路人,这种时候枪也很容易搞到,只要在擦肩而过的时候……

1 / 87

© 倒叙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