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的羞愧而感到羞愧。

老公寓的一楼,

孩子们在踢皮球,

踢碎了我屋子里的玻璃。

一群家长找过来,说:

小孩子不懂事,

你多谅解。

我想:

我谅解,

但你们要赔钱啊!

我妈说:

这玻璃碎裂的形状

看上去很不详,

不如我们搬家吧?

我想:

我又不信算命那一套。

于是我说:

不管搬到哪里,

只要是在一楼的话,

总会有这种危险吧?


(假装写诗)


评论
热度(2)

© 倒叙时光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