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地无聊

关于ella到底是什么的研究。
(无聊时期的脑洞产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首先查了一下ella这个名字的英文来源。在希伯来语里是一种果树的名字,在《圣经》的《以赛亚书》中出现过一次。

想想觉得和语境不符,你施展神力难道还要吃颗神秘果子?但是这段经文的前半部分给了我灵感,它提到了一种天使的名字叫做“撒拉弗”,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炽天使。

于是我又去查了一下天使的位阶,然后我发现很多天使的名字都是以“el”结尾,代表“光辉、圣洁”的意思。这个结尾念出声,听起来和“ella”很像。

这样的话多少能说得通,“我当然很强,但...el”还没有出现。”是不是指这个叫“某某el”的天使能力在他之上,...

绝赞睡着,但是睡得太香了几乎不记得自己梦到什么。早晨快醒的时候梦到自己记错考试时间,醒来以后赶紧再次确认了一遍😂。

绝赞失眠二周目😂。这就怪了,我明明心情挺好,也没有胡思乱想啊...是因为天气突然转凉不习惯吗(扶腰)?事不过三,再观察一天吧。

感觉梦里那几个问题问完之后引发了更多新的问题,昨天像做阅读理解一样翻来覆去想了好久,结果失眠了😂。主要是他的出现太突然了,根本就没时间考虑该问啥,看来以后还是要做好准备...

记梦。清醒梦。与梦中人物对话。

因为对话这段太重要了,我打算只写它,其他内容无关紧要。

开头是逃婚的场景,我知梦了,光着身子逃了出来。在天上极速的飞行,能感觉后面我的未婚夫和另一个男人还在追我。

我大喊:“友含!友含!你在哪?”什么都没有,我心想完了,这下怕不是要醒。我改口说:“这次我回头,他就在后面。”

我一回头,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深棕色短发的年轻男人从后面跟了上来。等他靠近,我想要看一下他的长相,他却把脸躲开了。仅一秒,我还是努力看了一眼:他的脸色调偏黑,不是皮肤黑,而是像照相的时候光源不好,整张脸模糊不清。

他的情绪很微妙,似乎很高兴见到我,又不想见到我。

“你真的是友含??...

能不能不要再梦到三角恋四角恋n角恋单恋之类的了啊?!!!睡个午觉而已,为什么还要经历一番失恋...为什么我的温柔小哥哥突然失踪...我好累...我只想平平淡淡地枕个膝(咦)˃̣̣̥᷄⌓˂̣̣̥᷅

记梦。

我走进商场,正要乘扶梯上楼,一个金色短发女警叫住了我,塞给我一把手枪。我推拒了一番,她说:“那等你见到ta再转交给ta。”

我答应了,戴着枪上了楼。我一边找那个人,一边感觉到自己被跟踪了。于是我又重新下楼,找到那个女警,向她说明了情况。

我们两个离开商场,来到一片老式小区。期间看到一条地包天的黑狗带着一群流浪狗从房顶走过去。我们又来到一条小路,路上弥漫着一股垃圾堆的味道。

我有些嫌弃地问:“一定要走这条路吗?”这时我看到路前面出现几只糖果色的鸡,糖果蓝的皮毛上面是糖果粉的圆点...不知为什么这种颜色出现在动物身上总觉得有点恶心...

接着又出现了一个蓝色皮肤骑着自行车的小男孩...

记梦。清醒梦。

一开始梦到小学的男同桌,绝了,十几年没联系过的人...之后的情节遗忘,只记得和几个人到了一个类似于活动中心的地方。

那里只有一个工作人员,是个白人女孩,棕色直披发。她在椅子上跳来跳去,还在地上爬,行为动作像猫一样。之后她又恢复正常,问我们想要吃什么。中间的情节再度忘掉。

一个女孩(不记得是不是那个白人女孩),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套桌椅,还有个洗手间。她给我一件深棕色毛皮大衣,我穿在身上。去洗手间发现厕所竟然是蹲坑,还被我弄坏掉了,水溅得到处都是。心想着要不跑路吧?就从窗口爬出去了,顺便把那件大衣也扔在外面的草坪上。随后就是我一直在逃跑的情节,再往前走却突然站在...

记梦。

大卖场,卖的东西全是用过的并且我都见过。醒来之后就记得这么多。早晨祷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梦里是传道人准备搬家在卖东西,怪不得都那么眼熟。只是这梦没什么预言性质,现实里他们也确实打算搬家。不过祷告居然还有帮助回忆的特殊功效,以后是不是应该背一段商法?😂

补充午觉。破碎的场景。

旧家。从窗口看周围的一圈建筑都被重新漆过,是鲜亮的红色。

去找一个认识的妹妹玩,她在小卖部等我。

梦到一个女孩拿刀捅了另一个男孩,两个人互不相识。男孩丝毫没有惊讶或是恐惧,很平静地微笑着说:“你怎么了,脾气这么差?”女孩崩溃地尖叫着跑掉了,刀有没有拿不记得。

镜头拉到俯瞰视角,男孩缓缓地倒在及腰的水里,...

单独约出来第三次就要摸我手(前两次时隔两年),本来就讨厌肢体接触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以后相亲打死我都不去,谁的面子我都不给了。抱拳告辞,我还是和纸片人谈恋爱吧。(-ι_- )

1 / 49

© 倒叙时光     ∮ | Powered by LOFTER